联系我们

嘉兴市佳海路53号

电话:86 0769 81773832
手机:18029188890
联系人:李芳 女士

公司新闻

> 尊龙用现金 >

扑杀宠物狗其实不是「狗权」的问题

日期:2011-5-10 9:37:39 人气: 时间:2022-02-21 13:4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html模版扑杀宠物狗其实不是「狗权」的问题

文 | 挪威

图 | pixabay

第 639 篇文章

读者群里很多人都在聊最近疫情中主人隔离宠物狗被扑杀这件事儿,我也参与了讨论。

其实我的观点比较简单,在这起事件中,扑杀宠物狗和所谓的「狗权」没有关系,这不是狗权的问题。

12日,有上饶网友在微博发文,说自己去隔离了,宠物狗留在家中,被扑杀了,而他通过家里的监控,目睹整个过程。官方最初的考虑是,担心宠物影响防疫工作。

这起事件捅到网上之后,引起巨大争论,有一个很大的,老生常谈的话题,就是人权和狗权。有些人坚定地认为在这起事件中,扑杀宠物狗是完全正当的行为,是为全体小区人员考虑,所以对扑杀这件事产生共情的人,都是圣母心态,都他娘的是小资主义。

这些说法简单粗暴一点可以总结为,人都照顾不过来,还照顾狗?又可以上升到一种价值观高度,人权永远高于狗权。

但我看完整起事件的经过,我觉得在这件事情里讨论狗权和人权脱离了事实本身,其实这件事情根本和狗权没什么关系。

先确定几个核心事实点:

1,撬门是存在的。当然了,官方通报的说法是,按照社区要求,大家去隔离时不要锁门,这样方便消杀,但该宠物狗主人锁门了,所以工作人员不得以撬门,也是在民警见证之下才执行的。

2,主人在去隔离之前和工作人员再三确认了,只要把狗拴好,他们只会消杀,不会把狗带走或者处理掉,所以主人把狗留在了家里。但最后宠物狗的结局是,被扑杀了。

3,扑杀宠物狗的过程中,也没有和主人提前沟通。工作人员进门就想把狗带走,通过监控和宠物狗聊的也是领导通知要求就地解决,然后就就地解决了。

4,最后,我认为相当重要的一点是,这只宠物狗是否感染了病毒,是否会对防疫造成威胁,在扑杀时根本没有得到确认。主人并不是感染了新冠,只是去隔离了。

也就是说,在没有任何能够说明宠物狗存在病毒威胁的情况下,直接把它扑杀了。

当然,所谓扑杀,通报中写的是无害化处置。

整个过程可以简述为,主人去隔离了,隔离之前再三和工作人员确认宠物狗只要拴好就不会有事儿,最后,在没有确认这只狗有威胁的情况下,直接把狗给「无害化」处理了。

为什么说这件事情和狗权没太大关系呢?鉴于有些人是宠物党,而有些人毫不感冒,我觉得完全可以换一种物品,类比一下。

我查了一下,这只狗是柯基,市场价一般在一千到一千五之间,退一步讲,对于被扑杀的宠物狗,隐去它作为动物本身的生命权,也隐去它作为宠物对主人带来的极大情感价值。

假设它只是任何一件你从海外代购回来的物件,现在疫情爆发,从海外进来的物品都有可能携带病毒,社区说要消杀一下,你不在家,工作人员直接撬门进去了,但最后他们告诉你,因为担心病毒扩大感染,所以决定对这个物件进行无害化处理,也就是直接烧了。

你想不通,问你们怎么知道它身上有病毒?工作人员说领导通知就地解决,最后东西包裹连带着你买的物件,都被烧了。

你会不会觉得无语?会不会觉得憋屈?

心态很容易崩的,没有任何检测证明携带了病毒,也没有任何进行这样处置的必要理由,直接把你的东西扔掉了。

有很多人说,这只是一只狗而已,宠物狗也是狗,没问题。

但狗是不是花钱买了的,是不是个人的私人物品?你就算不认同它的生命权,不认同一只狗能有多高的地位,你是不是至少得基本承认,私人物品,受法律保护?你要处理,是不是应该打个招呼?而不是简单通知;是不是至少要提供一下这么处置的合法合理依据?剥夺他人物品至少应该给一个能让人接受的说法;是不是应该告知物品所有人,乐橙下载,如果有风险,那么接下来有什么样的处理程序?总不能因为海外疫情高发所以你从国外买的所有东西直接砸了。

任何招呼都不打,直接通知,直接动手处置,这样的场景我只在一种情况下见过,朋友们,你们也见过,就是很多年前新闻里都见过的嘛。

你的房子,你正住着,结果某一天,楼顶轰然而下,你被通知,这处房子被征收了,这不是你的家了。

我不觉得这个类比离谱,都是你花钱买的,都没跟你打招呼,最后东西都没了,有人认为这是狗权的问题,这是动物保护法的问题,在我看来,根本没有到达这个高度,这就是基本契约精神的问题,更直白一点,这是个基本礼貌问题。

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道理,无论是不是狗,哪怕就是一个物件,你要处理掉,要扔掉,是不是应该有充分理由?是不是应该和主人商量?而不是直接通知,建议把中小学生行为规范复读一遍。

我还看到有一种观点是,这个话题根本不值得花这么多精力讨论,你们总关心一只狗的死活,怎么就没人关心防疫人员的付出与牺牲?

现在互联网经常可见这种幼稚的二极管式的思维,它大体逻辑是,a和b有关联,你质疑a就是在否定b,就像在这件事情中,你关心狗的死活,就是无视防疫人员的付出与牺牲。

但我要明确地说,这两件事毫无任何对立联系,有什么联系呢?关心狗的死活与关心防疫人员的付出,难道无法同时存在吗,从疫情发生至今,我写了十几篇全国各地防疫人员付出的文章,今天我写一篇关于这条无辜宠物狗的文章,会否定我之前那十几篇文章吗?不会的。

是的,我也认为防疫人员很辛苦,所以应该尽可能制定友好的防疫政策和流程,不要让基层防疫人员去冲这种伦理困境,这是多大的舆论漩涡啊,最后出了问题,决策者只负责下通知,谁下的通知不知道,全网的愤怒全朝着一个执行者暴力输出,结果还是一线防疫人员承受了一切。

说到工作量,一线防疫人员的工作量确实很大,但我觉得,像上海一样,宠物狗直接跟着主人去隔离酒店,难道不比专门派基层防疫人员到家里把宠物狗扑杀再带走处理要简单得多吗?工作量也要少很多。

所以我很纳闷,明明有更简单,更人性化的措施,那到底是什么增加了一线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呢?

朋友圈里有位某知名报社的记者,老记者了,看到这条新闻,他建议把北京,上海等地的良好世间经验,整理出来,发给全国各地学习一下。

我觉得可以行得通,这不会因为城市能级不同而执行受阻。

因为像这类问题,其实是观念问题,这不是狗权与人权的观念争论,而是单纯关于私人物品处置权与处置流程的问题。

观念问题通常就是一个电话,一念之间的问题,和这座城市能调用多少的医疗资源,没什么关系;和这座城市是几线,也没什么关系。

朋友们,几线城市都能容得下几只宠物狗的。

这里是 -- 新90后的另一番天地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普通老人柳传志
下一篇:没有了